北京市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附属实验学校

媒体报道

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媒体报道 >> 正文

【中国教育报】微笑的红烛

发布日期:2000-05-18 发布人:中国教育报

  微笑的红烛

             --记北京市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附属实验学校的园丁们

  绿草茵茵,花香盈盈。

  4月的一天下午,位于恩济里的北京市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附属实验学校内,是一片平常却又不平常的忙碌。教学楼里,老师们在布置考场;广播里,正在播放考前须知;操场上,孩子们正在参加体育达标测试。突然,一阵慌乱掠过:“不好了!有人肚子疼得厉害,要晕了!”一个声音传进了办公楼。

  “出什么事了!”

  正在办公的校长跑出来,正在机房备课的教师们跑了出来,脸上带着急切与焦虑。小姑娘被扶到休息室,苍白的脸上沁出大滴的汗珠。数学组的牛根茂拿来热水袋,语文组刘桃瞪大眼睛团团转。“校医呢?快叫校医!”彭校长吩咐道。闻讯而来的董红军老师招呼:“要车去!上医院”

  生病的学生被扶上出租车,两位老师和一名学生随车前住医院。

  这是一个平常的下午,记者在这所建校不到两年的新学校采访,目睹了这一场面。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生病,竟引起这么多老师的关注。这是一种关切,是对学生的尊重,"一切为了学生,为了一切学生"的理念已深入这所学校教师的心里。

  这是一所年轻的学校。因为年轻,所以易于理解现代教育观念并付诸实践;因为年轻,所以勇于创新,学校的教学手段十分先进,拥有多媒体教学控制中心和图书馆的计算机管理系统;在音乐、美术、计算机等学科,他们根据学生的兴趣、爱好实施分层教学;因为年轻,所以易于与年轻的心灵沟通。年轻的园丁们用真情与汗水浇灌着心灵之花,用热情与知识为孩子们开启智慧之门;因为年轻,所以不服输。他们以自己特有倔强与韧劲、战胜一个又一个困难,迎接一次又一次挑战。“这些年轻人,都是我们的教学法能手,少了谁都不行。要我说哪个最好,还真说不上来。”彭校长脸上洋溢着满意的笑容。正是他们,用自己人年轻人的臂膀,扛着学生们的喜怒衰乐,背负着社会、家长沉甸甸的期望;正是他们 ,用自己人真诚的心灵,引领着孩子们走进知识更新的殿堂;正是他们,用汗水与泪水的融汇,浇灌着这所和他们教龄一样长的学校。

  “我特想当老师,可就是没想到要当语文老师;我特别想当班主任,可学校一开始却连个‘副’的都不让当。”

  特别爱当班主任的“小”老师刘桃,说起话来像炒豆子一样,嘎嘣脆,人也热情爽快。自从她“争”到了初一(1)班副班主任这个职位后,便把心思全都有用在了这个班上。虽然没有要求,她却总是在早晨7点15分准时到岗。学生做操,她在一旁耐心为他们纠正姿势;中午,她端着饭到教室与学生一起共进午餐。在学习上,她更是不厌其烦地耐心指点,恨不得把自己的全部知识都教给学生。宇红同学第一次语文摸底只得了20分,本来就自卑的她更加抬不起头来。观察到这一点,刘桃便主动接近她,发现她很爱学,就是太不自信。刘桃与她谈心、和她交朋友,努力寻找她身上的闪光点。课地上,发现她想举手,却又迟疑不决时,刘桃便首先叫起她,答对了及时肯定,回答错了,也给予相应的鼓励。渐渐地,宇红不再自卑,走路也不再低头,和同学们愿意交往了,学习上也有了显著的进步。

  刘桃在教学法上,不仅教给学生知识,更注重培养学生的能力。她希望她所教过的学生将来谈起她时,不仅记得从她这里学到了知识,而且还学到了一种能力,学到了做人的道理。刘桃班上一名学习一贯拔尖的学生一次考试不理想,心理负担得重。刘桃与他谈心,讲自己成长中的经历,讲自己曾经遇到的许多挫折。经过她的耐用心开导,这名同学不再把考试成绩看得那么重了,学习起来也更加轻松自如。“班主任就是一个班的总统,班长就是这个班的总理,他在特定的时候可以代替班主任进行日常管理。”

  发表这套“高论”的董红军难得一笑,他的学生都比较怕他,至少表面上是这样。但了解熟悉他的人都说他很潇洒。开学一个月了,初一(6)班的学生家长找上门来:“你们班的语文老师怎么回事?一个月没留一篇大作文,尽让学生写什么‘生活随笔'!”有的比较客气的家长嘴上没说什么,心里却对此持怀疑态度。班主任牛根茂老师对着家长拍胸脯:“相信我们,您过上一个学期再看再说,好吗?”

  同事的信任使得董红军深受感动。他更进一步地“潇洒”,不光没有“大作文”,甚至连抄写字词的作业也取消了。一学期到底,又有许多家长来找班主任,他们还是反映有关语文老师的事情。“我们的孩子写作文不发怵了。”

  “我们家孩子现在出口成章,我都比不过。”

  而董红军老师,却在继续着他的“潇洒”。他把课堂搬到了电影院(学校报告厅),和学生们一起品评电影中的人物、情节;每周一堂“阅读欣赏课”,他和学生们一起谈论曹文轩、秦文君、郑渊洁、张艺谋、赵忠祥;他在班上开辩论课,训练学生的思辩能力、口头表达能力和应变能力;他创办了以家乡古迹命名的有着独特风格的《启文导刊》给学生提供创作的沃土……

  说他潇洒也好,说他别出心裁也罢,董红军的大脑总在一刻不停地思考,他在想怎样让学生能自主地“出于一种需要”去作文、去阅读;他在想如何培养学生的审美能力、表达能力。他思考问题超前,他实践也先人一步。

  “我理想的生物课是把孩子带到户外,带到大自然中,让学生们亲近活生生的动物、植物,让孩子们用自己的眼睛去观察,用自己的大脑去思考,这样学到的东西才是自己的。”

  生在北京毕业于北京师范学院生物系的王海芳老师,虽然年龄在被采访者中最小,却让人感到一种特别的老成持重。也许是不到两年的工作经历太多的事情,承受了太多的压力和挫折,“但也学到了在学校10年也学不到的东西。”

  王海芳来校的第一节课讲得很精彩,犹如说书般的口才令听课的老师和学生无不瞠目结舌,意犹末尽。但令听课老师更为惊讶的是海芳的第一节课没有通过校长这一关。“海芳最大的问题就是整个课堂始终是一个人在唱独角戏。年轻人不应受陈旧教育观念的束缚,应尽快接受新的教育观念,最大限度地发挥学生主体学习的积极性,、变传统的灌输式教学为学生主体参与的主动式教学法。”校长彭玮这样分析海芳。当时王海芳还真有点想不通,“没有传统哪来现在”。固执的海芳陷入教学法的误区,课教得累,学生也学得累,一段时间下来,效果并不好。再加上一周13个班、26节课的任务,又没有实验员,一个人承担两个人的工作量:贴标签、整理标本,每节课前后繁琐的准备、整理工作使得她筋疲力尽,几乎没有喘息之机。繁重的教学工作“逼”着她改变传统的教学法方式,更新教学观念。王海芳开始减少自己上课唱独角戏的时间,尽量地调动学生自己学习。刚开始真有些担心,怕学生的知识掌握不牢。但结果出乎她的预料;学生不但乐于接受这种教学法方式,而且极大地调动了他们学习的兴趣,锻炼了他们自己动手动脑解决问题的能力。

  走过一段弯路的王海芳,如今的教学法已经得心应手。辛勤的付出也开始得到回报,她所教的学生屡屡在市、区的生物比赛中获奖。然而 ,她并没有因此而骄傲。“我的从教生涯还很长,还会有更多的困难等着我”。海芳这样鞭策自己。

  “我们的时代是一个经济时代,最原始的经济和交换有关,交换必然等价,等价就是和计算有关的经济,计算便是教学法的问题。”

  如果以为在读一本数学专著,那就错了,这是一位教龄不到两年的数学教师的话。但你也不一定全错,因为校长曾拍他的肩膀预言“给他10年时间,他一定会让人刮目相看”。

  “并不是每个人都会为数学家,数学家也可能处理不了所有的事情,我只想让我的学生学会严谨的思维与踏实的态度。”戴着眼镜的毛强咯显文气,但骨子里的气势却宏大博深 。他的学生在北京市“迎春杯”数学竞赛中纷纷获奖,他本人也在海淀区教坛中崭露头角。这位四川小伙子1998年离开母校重庆师范学院,便一脚踏进这所创建伊始的学校,开始了他的漫漫求索之路。

  学校刚刚建立,学生是第一批,自己又没有任何以经验,毛强真的有点害怕。为了准备第一节课,他查资料,向老教师请教,起早贪黑地备课写案,但心里仍然没底儿。临到真正上讲台的前一个晚上,他是怎么也睡不着了,索性拿起教案去了教室。面对空荡的教室、寂静无声的桌椅,他开始了们的第一堂课。但他没想到从此以后,这成了他的家常便饭,每次上课都要提前试讲。

  为了使自己的学生不落人后,他抓住每一次进修学习的机会。教师进修学校的培训班里,总会有一些经验丰富的基层老教师,每次听说他们要来,毛强便想方设法讨上几招。在同来的老乡以及周围的朋友去逛街欣赏首都美景时,毛强却主动要求去参加各区、县举行的教学研讨会,去听优秀教师作报告。工作他总是充满激情,但更多的是自信。他说有一天他也许会辞职,但那不是因为他不想做教师了,而是他觉得自己“误人子弟”。“毛强对自己的要求很高,他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让学生在掌握知识的同时,学会运用数学思维去处理所遇到的问题。他认为不能做到这一点就是‘误人子弟’”。彭校长对毛强的“误人子弟说”做了最佳的注解。

  春日的阳光里,不时可以看到年轻的身影步履匆匆却又谈笑风生。他们刚刚起步,他们也许还默默无闻,但他们正用自己的努力 ,脚踏实地地走好每一步;也许他们的付出太多回报太少,但他们仍义无反顾、无怨无悔,因为“教师”在他们眼里,已不再是普普通能的职业,而是关系到一代人的健康成长,关乎国家未来发展的神圣的事业,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。

  用从辽宁到北京学政治改教历史的杨咏梅老师的话来结尾吧,她说:“我愿做一支红烛,燃烧自己,照亮别人;但我不愿流泪,我愿做一坂微笑的红烛,因为这里有我尊敬的师长,有我真挚的同事,有我亲爱的学生……”

  祝福你们,微笑的红烛。

  《中国教育报》

30岁女人多久一次正常 性生活需要注意什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