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市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附属实验学校

特别报道

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特别报道 >> 正文

【媒体报道】北京日报2014年5月5日报道我校高一学生韩鹏飞

发布日期:2014-05-06 发布人:本站

媒体链接:http://bjrb.bjd.com.cn/html/2014-05/05/content_175943.htm

物理小子
北京日报记者 童曙泉

    在同学眼中,韩鹏飞是个乏味的人——他是班里惟一不打电子游戏的男孩。

    “没意思!”小寸头,厚镜片,唇边已冒出茸茸的胡须。一副标准“学霸”模样的韩鹏飞提起打游戏不屑地撇了撇嘴。在他的世界里,有一件事比打游戏有趣百倍——啃物理书。

    无论多厚的物理著作,在16岁的韩鹏飞眼中,都如同穿越小说一样有趣。翻开书本,他追逐着中子、粒子,琢磨着矢量、位移,不亦乐乎。“一天不看物理就难受。”韩鹏飞拍拍手边的《理论物理教程》,这本苏联科学家朗道所著的大部头,他曾经从早晨6点一直读到晚上8点,中间只吃了一顿饭,小睡了十几分钟。

    韩鹏飞的妈妈是机械工程师,爸爸是法官,他们原本希望儿子将来能读医科,因为好找工作。初一时因为一部讲述我国核武器发展历程的电视剧——《国家命运》,韩鹏飞开始偏离父母为他设计的人生轨道。

    邓稼先、钱三强、王淦昌……科学家用物理知识改变国家命运的壮举,让小小年纪的韩鹏飞热血沸腾。这部电视剧他反复看了三遍,心中一个声音越来越清晰:“我要像他们一样!”

   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。从小就爱问为什么的韩鹏飞发现初中物理课本太不解渴。课本上说水的沸点是100℃,但高原上80℃就沸腾,却没说为什么,他翻看高中物理课本寻找答案,才知道这是大气压强变化的原因。

    韩鹏飞开始自己寻找深奥的物理读物,他先登录人民教育出版社网站,下载了初中、高中的物理教材。一遍看不懂,就看两遍、三遍……强迫自己“生吞硬啃”。中考一结束,韩鹏飞没顾上享受“悠长假期”,而是报了一个高中物理培训班,消化物理知识。韩鹏飞考上了海淀教师进修学校附属实验中学,高一没念完,他已经开始自学大学物理了。

    看物理书就是韩鹏飞的休闲方式,每年50多个周末,他有20多个都是在首都图书馆里度过的,每次他都从图书馆里借回一摞书,仅朗道的《理论物理教程》,他就反复借了三次。

    这本书一共10卷,是俄罗斯的大学教材。因为翻译难度大,出版社只出版了5卷,韩鹏飞现在已经读完3卷半,读书笔记记了好几本。他打算今年自学俄语,然后读俄文原著,“一定要读完这部书,我还想去俄罗斯的杜布纳联合原子核研究所深造,当年王淦昌就在那里做过研究。”

    学校里的物理考试对于韩鹏飞来说已显得太“小儿科”,“只要不是粗心,一般都是满分。”虽然被同学认为乏味,但沉浸在物理世界中,韩鹏飞觉得生活很美好。

    “了解了物理,才发现世界之美。”韩鹏飞的眼中散发着光彩。皓月当空,韩鹏飞会依据万有引力定律和公式,计算月亮对地球潮汐的影响,“学了物理,感觉月亮都变得亲切了。”看到有关“天宫一号”的新闻,韩鹏飞会尝试计算“天宫一号”运行的速度、周期、角速度等;坐家里的车出门,韩鹏飞会从摩擦力、离心力分析,建议爸爸开车拐弯别急刹车……他无时无刻不在享受着学以致用的乐趣。

    他的头脑中时常蹦出各种奇思妙想,今年3月的一个主意甚至吓到了来自德国的王缜教授。韩鹏飞小小年纪,竟然拿出了一套原子弹改造方案,按照他的方案,现在内爆式原子弹的威力能提高一大截。

    韩鹏飞认为,仅仅靠核心的中子源促进裂变,20%的裂变率太低。他计划在外层核材料之外,再包一层“炸药”,通过炸药先期预热、激活外层核材料,使其充分裂变。他甚至已经想出了用铝粉做外层炸药的详细方案。在首都图书馆的一次科学讲座上,曾任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副院长的核物理学家、中国科学院院士王乃彦对韩鹏飞的方案给出了评价:“结构上没问题。”

    “这可不利于和平。”王缜教授半开玩笑地说出了自己的担忧。韩鹏飞笑了:“我是要和平利用核能,现在利用核聚变还很遥远,要是能提高核材料的利用率,核电站效率会更高,核废料污染也会更小。”

    今年,韩鹏飞这个物理小子成功入选北京市“翱翔计划”,拜在北京大学核物理教授李奇特门下,开始接触宇宙射线研究。“利用宇宙射线开展亚原子探测,辐射很小,却可以代替许多X光的探测。”说到兴奋处,韩鹏飞开始手舞足蹈起来,再不是那个同学眼中“乏味”的小男生。

    看到儿子如此痴迷物理,韩鹏飞的父母早放弃了让儿子学医的规划,只要求他也分一些时间给英语和语文,毕竟,孩子还要参加高考。“考试很重要,但有些事情比考试更重要。”韩鹏飞一脸严肃,就像个成熟的科研人员。

    “我梦想着,能用物理改变人们的生活。”这个物理小子对未来的憧憬,一点儿也不乏味。

30岁女人多久一次正常 性生活需要注意什么